中國畜牧獸醫信息網
位置: 首頁 > 信息 > 草業發展

“地球皮膚”需要用心呵護

日期:2018-06-04 來源:本網 【字體: 打印本頁
       草原有“地球皮膚”之稱。在我國,草原與森林、農田共同構筑起內陸綠色生態空間。我國天然草原面積近60億畝,占國土總面積的41.7%,草原面積是森林、耕地的總和。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草原生態保護投入力度不斷加大,草原生態系統保護與修復成效顯著,草原生態功能得到恢復和增強,局部地區生態環境明顯改善,全國草原生態持續惡化的局面得到有效遏制。
 
       然而,受自然、地理、歷史和人為活動等因素影響,我國草原生態保護欠賬較多,人草畜矛盾依然存在,草原生態形勢依然嚴峻,草原生態系統整體仍較脆弱,草原牧區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生態保護與發展利用的矛盾依然突出,草原資源和生態保護任務十分艱巨繁重。
 

 
       我國草原具有“四區疊加”的特點,需要持續加力保護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美麗的草原我的家……”滿眼綠色、生機盎然的草原美景,讓人心曠神怡。
 
       “如果說森林是‘地球之肺’,濕地是‘地球之腎’,草原就是‘地球皮膚’。草原是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主戰場、主陣地之一。”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草原監理中心主任李偉方介紹,在我國,草原與森林、農田共同構筑起內陸綠色生態空間。我國天然草原面積近60億畝,占國土總面積的41.7%,草原面積是森林、耕地的總和,約是耕地的3.2倍、林地的2.3倍。
 
       我國草原主要分布在北方旱區和青藏高原區。內蒙古、西藏、新疆、青海、四川、甘肅為我國六大牧區省份,草原面積約44億畝,約占全國草原總面積的3/4。其中,西藏草原面積最大,內蒙古次之,新疆第三。
 
       中國農業科學院草原研究所所長侯向陽說:“草原生態地位極其重要,無可替代,是維護國家生態安全的重要屏障。”他表示,草原在固碳儲碳等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生態功能,據估算,草原生態系統每年大約能抵消我國全年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30%;草原是我國江河的源頭和涵養區,長江、黃河、瀾滄江、怒江、雅魯藏布江、遼河和黑龍江等源頭水源都來自草原;我國草原類型豐富,擁有1.7萬多種動植物物種,是維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基因庫。
 
       “我國草原具有‘四區疊加’的特點。”李偉方說,草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屏障區,主要分布在江河源頭區和生態脆弱區;草原大多位于邊疆地區,全國2/3的陸地邊境線分布于草原牧區;草原是眾多少數民族的主要聚集區,是蒙古族、藏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群眾世代生活的家園;草原牧區是貧困人口的集中分布區,深度貧困人口比重比較大。
 
       “實現草原生態保護和促進牧民增收相結合,是草原牧區可持續發展的重點和難點。”清華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胡振通博士調研發現,牧區具有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自然災害頻繁等特點,一些牧民生活艱苦、畜牧業依賴度高、非農就業機會少,草地資源是貧困牧民收入的主要來源。“‘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約2/3是在牧區。在青海和西藏,所有的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所覆蓋的縣都是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
 
       侯向陽強調,草原是畜牧業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和牧區農牧民賴以生存的基本生產資料,對維護邊疆穩定、增進民族團結和實現脫貧目標具有重要意義。只有擁有良好的草原生態系統,才能更好地發展畜牧業。“嚴格保護、科學利用、合理開發草原資源,需要持續加力。”
 
       生態惡化局面得到遏制,人草畜矛盾依然存在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草原生態保護投入力度不斷加大,僅中央財政投入的草原生態保護建設資金就超過1000億元,在13個省(區)實施退牧還草工程,啟動實施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工程及西南巖溶地區草地治理、已墾草原治理等項目。草原生態系統保護與修復成效顯著,草原涵養水源、保持土壤、防風固沙等生態功能得到恢復和增強,局部地區生態環境明顯改善,全國草原生態持續惡化的局面得到有效遏制。
 
       據監測,全國天然草原鮮草總產量連續7年超過10億噸,實現穩中有增;2017年全國天然草原鮮草總產量達10.65億噸,較上年增加2.53%;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55.3%,比上年提高0.7個百分點,比2011年提高4.3個百分點。
 
       2012—2017年這5年,內蒙古生態環境發生深刻變化,草原生態已恢復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水平。“以前生態不好的時候,每年買草過冬就得花五六萬元。而現在,牧草植被恢復,基本可以自給自足。”錫林郭勒盟鑲黃旗生態環境保護監督局局長巴特爾說,當地主要植被為羊草、冷蒿、針茅等,近幾年植被平均高度達13.54厘米,平均蓋度達31.8%。
 
       “草原具有生態生產雙重功能,人草畜都是草原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李偉方說,受自然、地理、歷史和人為活動等因素影響,草原生態保護欠賬較多,人草畜矛盾依然存在,草原生態形勢依然嚴峻,草原生態系統整體仍較脆弱,草原牧區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生態保護與發展利用的矛盾依然突出,草原資源和生態保護任務十分艱巨繁重。
 
       目前,草原保護工作基礎仍偏弱。全國從事草原監理的專職和兼職人員僅9000余人,平均每65萬畝草原擁有1名監理人員。“草原底數不清、管轄邊界不明、監管力量不強,是草原工作的三大歷史問題,核心問題是機構隊伍建設問題。”李偉方說。
 
       “基層草原執法機構人員編制少、力量弱、執法裝備差、專項執法經費少,在推進草原生態保護等方面工作存在一定的困難。”巴特爾說,當前,草原管理工作面臨著繁重的任務:負責草原生態環境違法案件查處、草原森林防火、草牧場征占用、草地監測、環境監測、草原所有權、使用權和承包經營權的管理,調處草原權屬糾紛,指導草牧場經營權的流轉,落實草畜平衡制度、禁牧制度等。
 
       我國草原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規體系初步形成,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草原資源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草原防火條例》,以及《甘草和麻黃草采集管理辦法》《草畜平衡管理辦法》等4部部門規章,還有13部地方性法規和11部地方政府規章。不過,草原法律法規仍亟待健全。
 
       李偉方說,《基本草原保護條例》從2006年就開始起草,組織了幾次大規模調研、征求意見,但一直未能出臺。草原法規定的禁牧休牧、調查統計等制度均未出臺相應管理辦法,一些制度未切實落實。“現有草原法律法規制定實施時間較長,許多條款可操作性較差,已不適應新時代發展和管理的需要。”
 
       構建草原生態經濟體系,協同發揮生態生產功能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草”被明確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成為建設美麗中國的重要內容。“增加了一個草字,把我國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納入生命共同體中,體現了深刻的大生態觀。”李偉方說,這是對草原生態地位的重要肯定,也是開展草原保護工作的基本遵循。
 
       今年4月,草原監理中心從農業部整體劃轉到國家林業和草原局。“這有利于整體生態系統保護的設計,在生態系統保護的過程中實現統籌協調,實現資源優化配置。”侯向陽說,林草是自然生態系統中合理的自然組合,森林利用上層的空氣和陽光,吸收深層的土壤水分,草地利用下層的空氣和陽光,吸收淺層的土壤水分。
 
       今后如何更好地呵護“地球皮膚”?專家表示,應大力發展生態產業,保障農牧民增收渠道的可持續,構建草原生態經濟體系,協同發揮生態生產功能。
 
       “大力發展草牧業是國家的重大戰略決策。”李偉方認為,草業是保護和培育草地資源以及進行草產品生產、加工、利用,獲取生態、經濟、社會效益的基礎性產業。要堅持草牧結合,將牧草生產與家畜飼養控制在合理的范圍,避免草料的長途運輸。堅持以草定畜、以畜備草,以草的供給量來確定飼養家畜的數量,以家畜的數量來確定種植和貯備的草料數量。
 
       “這塊草原屬于荒漠草原。澆了水以后,會長一些雜草,這些草沒有營養,牛羊也不愛吃。”去年以來,新疆呼圖壁縣加快錦芳園草原生態治理項目建設,通過試種推廣中科羊草,綜合治理退化草場,修復草場生態環境。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博士劉輝介紹,去年7月,他們在這里補播中科羊草并成功越冬。
 
       中科羊草是一種多年生禾本科優質牧草,一年播種可收獲20—30年,每畝地單產最高可達15噸,干草蛋白達15%—20%,具備抗寒抗旱的優點,滿足節水農業和發展優質牧草的要求,可以實現荒漠化治理、鹽堿地改良、建植戈壁灘、涵養水源等生態效益。當地計劃3年內種植5萬畝中科羊草,打造西北地區最大的羊草種子生產、加工、經營基地及新疆最大的草業基地,帶動生態旅游和第三產業發展。
 
       此外,專家認為,應進一步完善生態補償機制,提高制度供給的有效性。
 
       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是當前草原領域實施范圍最廣、投資規模最大、受益農牧民最多的政策項目,牧區干部群眾稱之為“民心工程”。該項目自2011年設立,實施范圍涵蓋內蒙古等8個牧區省份,以及河北等5省的半牧區縣。侯向陽調研發現,目前政策的投入機制是以間接投入為主,資金普惠型、分散式發放,牧民被動接受減畜要求,在落實過程中多因超載違規成本偏低導致減畜不到位,牧民又很少將獲得的補獎資金用于草地直接投入,以致草地生態恢復效率比較低。
 
       對此,侯向陽建議,加大對草原生態保護和退化草原恢復的直接投入,使資金能夠直接用于退化草原植被保護、土壤和微生物等生態系統關鍵要素的修復,以及家庭牧場的建設與發展等方面。
 
       黨的十九大報告將“建立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機制”列為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的重要內容之一。當前草原生態補獎政策的資金投入仍以政府為主,參與主體單一、社會參與度不高,且缺乏市場化的運行機制,補獎資金以及相關資源的時空配置靈活度不夠,補獎政策的巨大效能尚未被充分地激發出來。侯向陽建議,草原大省(區)和典型代表區,應積極探索并嘗試市場化、多元化的草原生態補償機制,為下一步草原生態補償機制的設計和完善提供更為高效的模式樣板。

相關附件下載:

相關推薦

返回網站中國畜牧獸醫信息網提醒您:
您正在離開本站!
確定 取消
偷拍在线亚洲手机视频中文字幕mv在线观看国语自产一区第二页奇米777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